用愛點亮“自閉症”兒童的心靈

  霖霖去年9月來到我接任的大班1,一進教室就朝屋角走,一箇人躲在角落裏,嘴裏說着誰也聽不懂的語言。

  用愛點亮“自閉症”孩子的心靈

  當我向他走近時,他總是拼命拒絕我的好意,遠遠地躲着我,明亮地眼睛裏滿是孤獨和憂傷。我不知是怎麼一回事,只能用同情和憐憫來關注他。

  “霖霖,你好!叫顏老師好!”每次這樣和他說話,他都面無表情地回答:“好!好!”而且說得很模糊,眼神是虛無縹緲的,從沒在我臉上停留過1秒鐘。我開始有些着急了,主動與他媽媽交談,才知道他是患有“自閉症”的孩子。

  他生活在自己的世界裏,有自己的思想、自己的生活方式。他不想和任何人接觸,只想活在屬於他的天地裏。對他瞭解越多,我的心酸心痛越多。本應多麼乖巧的孩子,天真無邪、活潑可愛,卻得了這樣一種奇怪的病。我決定幫助他走出困境,遠離孤獨。也就是這樣,我開始了我們之間的故事。

  每天,我都要緊緊地擁抱他幾次,每次幾分鐘。每次把霖霖擁入懷裏就和他說幾句“悄悄話”。慢慢地,我們的“悄悄話”,變成了“悄悄對話”,再慢慢變成了我倆的“知心悄悄話”。這個過程說來容易,卻是對我的愛心、耐心的大考驗。爲了讓他儘早遠離孤獨和自閉,我不厭其煩地和他說同樣的話,做同樣的事,重複又重複,不斷地強化他的意識。

  有一段時間,他特別喜歡說一些兩三個字一組的廣告語。如“海飛絲”“雅芳”“佳雪”“寶寶金水”“奧利奧”等。他媽媽告訴我,近段時間他特別喜歡看廣告,只要電視裏打廣告,他就特別開心,手舞足蹈的。我聽了之後特別高興,因爲這說明孩子的大腦思維已經在慢慢發展了。

  我們的交流基本上進入自然正常階段後,我想應該讓他儘快和小朋友們一起玩,感受集體的溫暖,慢慢敞開封閉的心靈。我每天專爲霜霜設計一箇遊戲活動,讓他自然而然地融入集體之中。

  比如設計“兔媽媽帶兔寶寶採蘑菇”的遊戲,就是讓其他小朋友頭上戴蘑菇頭飾蹲在地上,我帶着霖霖扮兔寶寶“採蘑菇”。我一邊鼓勵他一邊牽着他的手,伴着音樂輕鬆愉快地將“蘑菇”一箇一箇地從小朋友的頭上摘下來。剛開始摘下一個霖霖只微笑一下,再摘下一個霖霖就高興地笑出聲來。摘下最後一箇時,霖霖竟興奮地大笑起來。

  在我們的共同努力下,經過短短的一年時間,他基本上能夠自己解便、洗手、喫飯,能上牀脫衣睡覺,而且智能潛力也得到了一些開發,基本上能叫出班上所有小朋友的名字。

  他雖然在表達上有些困難,但已經明白老師說的話和提出的問題的意思。只要有老師的幫助,所有的戶外體育活動他都能參加,而且成績還不錯。

  如今,他已經畢業,上了一所特殊的小學。他的媽媽依然經常給我打來電話,告訴我關於霖霖的情況,我們一起分享孩子的進步和成長,互相鼓勵,想辦法來幫助他生活學習得更快樂。

  我期待着有更多的人來關心和關愛這羣“特殊”的孩子。

  讓我們一起用母愛點亮每個孩子的心靈!